一条懒懒的鱼
维勇 /轰出/胜出/mezzo/yoi/mha/小宝石/idolish7
杂食博爱不洁癖
唠嗑在微博@Source鱼安
欢迎来找我玩
◥(ฅº₩ºฅ)◤
 
 

《爱即EROS》(冰上的尤里,维勇,车)

勇利:“不明白真正eros的含义呢。”维克多:“那我来教你吧。从头♂到尾。”
哈哈哈上面是最开始的想法,结果还是拓长了好些呢。虽然还是短小君,不过手机码字嘛……大家懂的。
感谢YOI给我们带来的美味精神食粮,现在的我,处于升天状态中……

爱即eros

1.

首先是横一字……很好。

然后……是阿克塞尔三周跳——

啪嗒!冰面在冰刃的撞击下发出哀嚎,紧接着是人体倒地的声音。跳跃失败了。一旁的维克多扶住额头,滑步上前将沾了一身冰渣子的勇利从地上拉起来。

勇利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,和维克多一起拍自己身上的冰渣。

“勇利你啊,最近都在想些什么啊?”

“什……啊,什么都没想啊。”

“骗人,勇利一想事情就会失误,这我可是很清楚的哦?而且就只算你最拿手的阿克塞尔三周跳,你这两天已经失败了17次不是吗?”

见勇利还是含糊其辞顾左右而言他,便将脸凑了过去,近得呼吸交错,鼻尖几乎碰在了一起。端起勇利的下巴,他勾起嘴角道:“还是说,要再来一次那天的‘惊喜’,你才会实话实说呢?”

嘭地一下,全身的血液一起爆炸式地上涌,勇利猛然将头摇成了拨浪鼓:“不,不是的!”
“那就快点如实招来!”

维克多漂亮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不要总是让我担心啊。

勇利挣扎了一下,最终只好妥协。他躲闪着维克多的目光小声道:“我只是……在考虑eros的问题……”

“哈?”维克多眨巴了一下眼睛。他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“啊不是……那个,我……”勇利下意识地抬头摆手强行微笑,慌张之间,目光却与维克多相遇了。看着那片认真凝视他的蓝色,勇利逐渐平静了下来。

最终,他垂下头坦诚道:“自从维克多开始指导我后,我一直对从炸猪排盖饭中找到的eros很有信心……但看到了克里斯的表演,我就忽然觉得自己完全不够。”

“我就在想啊,那么强烈诱人的eros,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?我想弄明白这一点,然后完美地呈现给大家,还有给维克多你啊。”
唔……原来是这样啊。

维克多一边思考,一边优雅地绕着勇利滑了一圈,最后严肃地得出结论:“但是对于没有什么恋爱经验的小处男勇利君来说,要真正懂得克里斯的那成人式的eros,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啊。”

噗地一下,仿佛一支小箭从远处飞来,深深戳住了勇利的痛处。

勇利瞬间炸毛:“啊啊啊这我知道啊!所以说我才在努力地想啊!”

哈哈哈哈哈,维克多捂住肚子大笑。还一面笑着一面猛拍勇利炸毛的头。

“真是的……”勇利脸都气圆了,扭过头去小声嘟囔着:“维克多……笨蛋。”

圆润白净的耳阔泛起了一点红。

维克多止了笑,视线在勇利的耳朵和唇上流连。片刻后他移开视线,扬扬手潇洒地留下一句“自己练习”后便转身离去。

“你去哪?”

“唔,这个嘛……”维克多回头一笑,“去履行作为教练的义务。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啊?

2.

虽然维克多那样说了……但现在的情况是什么?勇利一整天都没见到维克多的身影了。遛狗的时候也没在,炸猪排盖饭做好了也没回来吃,连最喜欢的温泉时间也没出现。

这个家伙……到底去哪了啊?

勇利在意得有些失眠,但在夜的中场还是睡着了。

他做了梦,梦到有一条巨大的蛇滑来,紧紧缠住了他。窒息。有什么温暖柔软的东西贴了上来。

先是路过额头,眼睛,脸颊,然后是……唇。

“唔!!”

那熟悉而陌生的触感一下子将勇利从梦中拔了出来。一睁眼,果不其然,那张美丽到无以复加的脸便出现在了视线中。

“维……维克多?”

“我在这里哦,勇利。”

维克多低声说着,唇离开了勇利的唇角。因为依存而变得温度相同的肌肤,要分离就仿佛像是撕掉一层皮肤般的痛苦。

勇利有一瞬间下意识的惊慌,所幸维克多没有让他等太久。嘴角试探的轻吻后,忽然袭来的,是狂风骤雨般剧烈的深吻。

唇贴唇,肉贴肉,长驱直入的舌仿佛侵略者的狂欢。

不一样,眼前的这个人和平时的维克多很不一样……他艰难地呜咽着,仿佛整个世界的空气都被眼前的这个男人抽离,大脑过了很久才开始迟钝地运转。

不……不对……

他现在,他们现在,在干什么啊啊啊!

“等一下——!!”

他一把将维克多粘在他身上的身体推开,满脸通红喘着粗气地质问:“你……你在干什么啊!”

“干什么?”维克多故意拖长了语调,句子的末尾还撩人地挑起。长而密的睫毛半掩住光华流转的眸子,他将唇凑近勇利耳畔,一字一顿地道:“我不是说了吗?我要履行教练的义务。”

……是因为他说了不明白成人的eros,所以维克多……是想身体力行地来让他亲身感受?

“因为勇利的经验实在少的可怜,所以我会很耐心很耐心地慢慢教你。”

“从头……”修长的手指穿过勇利的黑发,摩挲着他的耳垂。“到尾。”另一只手游过大腿,轻轻握住了双腿间的东西。

这本该是无人能拒绝的撩人邀请。然而勇利却如同触电般地弹开了。

“别碰我!”他失控地喊道。

“勇利……为什么不呢?”

勇利喘息着,颤抖着和被子缩成一个球。他闷闷地道:“维克多,我没办法……和不是恋人的人……做这种事。”

教练的义务。义务吗?他只是作为一个合格而开放的教练,来履行不得不履行的义务而已。而不是……而不是……

他在妄想些什么呢。

都怪自己太过幼稚,才会让维克多看见自己的这副丑态……全部是他自己的错。

身后衣衫半敞的维克多安静许久,最后还是说:“可是,勇利你明明都硬了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勇利和被子结合成的大球明显又鼓了几分。气的。

维克多觉得好笑,向前挪了几分,一把抱住了那只球。他准确将下巴埋在了他知道是颈窝的地方。

“勇利没有把我们当恋人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那我们可以现在就确定关系哦。”

“所以说不要那么随便啊——!!”

勇利恼羞成怒地一把掀开被子,正准备指着某人的鼻子一顿痛骂的时候,他的手被握住了。他发现维克多正认真地看着他,认真得可怕,仿佛要将他的灵魂都看透。

维克多叹了一口气,无奈地道:“真拿你没办法。为什么勇利君这么死脑筋呢?非要我明确说出来你才会明白吗?”

“勇利君,我的吻,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给别人的哦?我也不会随便因为谁是我的学员,就去这样训练他的哦?”

“我会这样做,全都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勇利君啊。现在你明白了吗?”

“啊啊,你为什么哭了?是我又哪里说错了吗?咦,开心的?原来是这样啊……吓死我了,一瞬间我还以为勇利君之前对我说的‘爱’都是骗我的呢。毕竟刚才我的热情可是被勇利君那么无情地给拒绝了呢!”

“啊,勇利君不用道歉啦,你没有做错什么哦。”

“那么现在你还想要继续特训吗?你看我为了这一刻,特地去城里把润滑剂和安全套准备好了呢。哈哈,不拒绝我就当你是答应了哦?脸红成这样,勇利君真是可爱呢。”

“那么,现在训练开始。勇利君,尽你的全力,来魅惑我吧。”

——FIN——

19 Nov 2016
 
评论(15)
 
热度(314)
© Source鱼安 | Powered by LOFTER